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我把心事给予了你指尖,你奏出了我今生最美的思念,三世三生,将我纠缠。

我把心事给予了你指尖,你奏出了我今生最美的思念,三世三生,将我纠缠。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4-09-2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是谁乱了我的心弦?忧伤的弦音把我带到了远古的江南水岸。

烟笼翠染,水拍船沿。你一个柔弱婉约的女子,污于乱世中的芊芊红颜。你薄施粉黛,似青莲,而不染。纤指轻抚,泪眼含烟。如有可能,我甘愿只是你坐下的一个看官,静静的聆听,琴音从你指尖淌过,淋湿了江南的春景。

你正襟危坐,端庄冷艳。如果我还是前世的那个放荡不羁的骚客,我想我断不会浮想联翩。翻过古人的诗句,只会苍白了我的语言。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轻拨三两下,未成曲调先有情。”

我把心事给予了你指尖,你奏出了我今生最美的思念,三世三生,将我纠缠。

我心疼你的泪眼,似船外的波光涟涟。雨声,琴声,织成一片。你轻启朱唇,浅吟低唱。迷离了黑夜里的烛光,或喜或忧,或悲或欢。

你奏出了你的愁绪,却拨弄着我的心弦。在细雨的江南,心事随风,伴落花凋零。

我看不透你的表情,却能听懂你心里的哀怨缠绵。你是一个清纯脱俗的女子,何故坠入尘缘。夜无眠,枕着你的琴音。水波颠沛着船身,我看不到对面烟花柳岸。

是谁和着雨声细细叹,是谁借着烛光轻轻弹?我眼里出现了一个身姿摇曳的女子。白衣素衫,足裹金莲,娇喘微微,泪光点点。在江南的烟花水巷,撑一把雨伞。

今夜,借着琴声,我敞开了思念。我没有前身,却怀疑你就是我前世离散的红颜。今生相约在江南的水岸,再续前世的情缘。

前生,我踏上了你的船舷。听你用琴声轻吐夙愿。我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落魄书生,沦落尘世,天涯飘零。只盼与你相拥而而坐,泪湿素衣与青衫。

我抛出了红线,可是线的那头。紧紧的攥在别人的手里面。我恨前世与你错过,浮萍浪旅失流年。今生你又走到了我的面前,你已记不起我的容颜。

相逢本有缘,何需太多的誓言。如果你多留意我一眼,这一生也就无遗憾。如果有来生,我还会出现。不管缘深缘浅,定要走过千年,和你相扶相挽。同船过渡需五百年,千年才修得共枕眠。我等到这一天,把两眼望穿,关山望断。

我等到了这一天,依然是一次匆匆的擦肩。世事沧桑足堪叹,尽付琵琶音。

夜阑珊,灯未眠。是谁在寂夜将琵琶轻轻弹。

烟雨的江南,肃立着千年的水岸。是谁的琴音漫过苍凉,似万语千言流过指尖。

我听到了你的琴声,你却看不见我的身影。我仍是那个江南的落魄书生。掠过你凄楚的眼神,独坐一隅,任你拨乱心弦。

心已落寞,尘缘难断。今生再难续前缘。琴音淌过,湮没在人世的荒尘里。雨声不息花堪怜,一曲琴音忆红颜。穿过浮华,越过心田。

如果可能。我把心事给予了你指尖,你奏出了我今生最美的思念,三世三生,将我纠缠。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