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 风中的耳语,寂寞开了花

风中的耳语,寂寞开了花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4-04-0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风中的耳语,感伤的音乐,某个回音切合的瞬间依然会触动我的心弦。闲时喜欢独坐,长久的端出一个令自己舒适的姿态,发呆或者冥想。这个时候不喜欢有人找,因为讨厌一段心情被无端的打扰。

——文:篱落疏疏

思念某人时,我会关上所有的门窗,放一首属于某个人喜欢的音乐,把自己深深的埋在那些曾经的回忆里。甜蜜也好,苦涩也罢,一任放纵自己的灵魂,直到不知不觉泪眼迷离。那时,才知道那人就是我的城堡,我的思念之城。

我静静地朝窗外望去,七月的阳光炙热,没有咖啡,只有一首老歌,就像久远前的一杯咖啡,飘散着的淡淡气息,迷漫过来。我便数着时间,时间又回来,回来数我,没有什么发生,也没有发生什么,我们的故事在从前,早已画上句点,时间的河啊,慢慢地流,涩涩且忧伤的声音缠绕过来,这让我有一丝恍惚。

我在聆听一首老歌,同时也在聆听一段往事。往事在我的记忆里飘浮不定,就如同这风里若有若无的声音一样,难于捕捉。我不断地在记忆里搜索着,所有和咖啡有关的,或者和爱情与关的片断,我试图将之拼凑成一个完整的记忆,哪怕只是一段苦涩的记忆。我好像已经渐渐拼出了一张脸,一个身影,可是却依然模糊不定。是喜?是悲?是盼望?还是绝望?

人这一辈子,大约便是由一个又一个相遇组成的。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遇见了谁?这些是命运,也是人生。普天之下,谁不希望自己可以在一个正确的时间里,遇见一个正确的人呢?茫茫人世,良人何在?有的人你擦肩而过,有的人则是你错过后又再错过,而有的人,即使相遇了,也许你也只能叹一声"恨不相逢未嫁时"。

曾经有一朵花那样妖娆地开在我的心中,可是未及细品,已枯死心中。原来爱情,真的只是一朵花开的时间。在这个习惯夸大痛苦寂寞泛滥的年代,一直没有仔细想过这有些小资情调的字眼和自己有什么相干,只是最近在旁人的提醒下才开始在自己的字里头特别留心因而突然发现了一些叫做寂寞的东西的可疑的踪迹。扪心自问,自己可是寂寞的?答案就像雾里看花,看不真切。

没有谁可以回到过去重新开始,却都宁愿在逝去的坎坷里被绊倒砸伤无数次,也不愿独善其身的安静一辈子。许多次想远离尘世的淡漠风烟,但内心的牵挂却让我一再的惶恐,幽幽时光里,再也怀想不出花开的绚丽,再也揣摩不透生命的旖旎。人言相思能断肠,借问君知否?

几回痴癫,泪流满面,含笑中挥手告别花开花谢的匆匆。于瑟瑟风雨中酣饮着那份离伤,衔着尘世的无奈,悄悄的奔赴未知的流离。天边流云舒卷,眸中映出的清冷采集着随风飘忽的薄云。一季又一季的流光,百转千回后,依旧洗不去这薄如蝉翼的寂寞与心酸。所谓的忘记,也不过是洒脱。原谅我,无法释怀过去的点滴与美好的回忆,尘世中却又不得不,各安天涯。

静静地看,默默地想,太过彷徨的岁月,何处时是终点。撑着落寞的躯壳却依然在守着,寂寥的守着这份隐痛的执着。我不知为什么要等待,也许只有等待才能唤醒我麻木的神经,只有等待才能叩击我前行的脚踪,也只有等待才能充实我空虚的心灵。等待着黄昏迟暮,等待着风清月朗。

心似落花,冷香已尽。旧时的音容早已经朦胧了我的视线,当所有的希望被冻结,那多情的风声却再也飘逸不出动人的歌谣,也只能踏浪于寂寞的海岸,静静的体会那细纹间弥留下的温柔,对着孤独的碎影,悼念一声凄凉。迷离了往日的记忆。

朵朵绽开的花红,伴着追忆的情怀,清幽在我的心门,雅居在我的身旁。只余一缕忧伤的旋律划过指尖,盈了惆怅,印了悲凉。

一直喜欢这样陷入。陷入生活,陷入一种习惯的文字里。这也是一种行走罢,生活和水有关,我这样想着,不由得微笑。人来人往都是潮,心思的来去也是潮,那是一种水的形态,唯美,所以有一些情绪便开始如水草一样的滋长,并且渐渐茂盛起来。我站在情绪中央,站在水草深处,站在岸边,体会着来来去去,体会着潮起潮落。

常想如果没有遇见你,我还是固执而任性的活着,不快乐也不悲伤在昏睡中消磨那些时光。就这样想你,恍若隔世,你的影子漫进了我灵魂深处,那蚀骨的思念,翩飞成云的气息,如烟如雾。

凋落的季节,所有的鲜艳都枯萎,风中的耳语,只有寂寞开了花。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