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 湖区奇缘

湖区奇缘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6-09-2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暑假里,中学美术教师阿德约了同事兼好友——体育教师志明去扎龙湖畔游玩。那里是著名的丹顶鹤之乡,湖区里经常出没成群的丹顶鹤。阿德与志明都是鸟类爱好者,在路上就不停地念叨着那些美丽的丹顶鹤。

  到了湖区,他们落下脚,当晚早早睡下,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来到湖边。阿德支起画板,就着晨曦开始描绘这难得的自然风光。而志明则一心想抓拍丹顶鹤飞翔的照片。他把相机调到了最佳位置,静候丹顶鹤群的到来。然而,等了一个上午,湖面上静悄悄地,传说中的鹤群似乎消失了一般,不见踪迹。

  怪了,这一带是有名的丹顶鹤栖息地,怎么大半天连只鹤的影子都看不见呢?两人诧异地寻找起来,他们看到了靠近岸边的茂密草丛,难道它们躲到那里休息了吗?阿德捡了几个石块,用力抛向草丛中间,果然,在一阵嘈杂的鸣叫声过后,几只丹顶鹤现出了身影,扑楞楞地纷纷飞向天空。

  “住手!”阿德只听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他回头一看,不禁一愣,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走了过来。女孩穿一件藕荷色连衣裙,身段苗条,浓黑的眉毛下镶嵌着一双水晶似的大眼睛,简直就像一只婀娜多姿的丹顶鹤。

  女孩注意到阿德呆呆地看她的目光,她的脸有些红,但还是严肃地说道:“丹顶鹤胆子小,尤其怕在休息时被惊扰,如果它们受惊严重的话,甚至会离开这片水域,再也不回来了!”

  听了女孩的话,阿德顿觉刚才自己的行为实在不妥,连忙道歉。女孩听说阿德和志明是中学老师,想要在这里写生和摄影,她莞尔一笑,善意地提醒:“你们不了解丹顶鹤的习性,它们在每天下午是最活跃的,到时候,它们会在湖面上翩翩起舞,飞上飞下,那时你们就可以捕捉到最美丽的画面了。而夜间到上午这一段则是它们的休息时间,因为它们天性胆小,所以往往要把栖息场所选在较为隐蔽的草丛中……”

  女孩一口气讲了许多关于丹顶鹤的知识,仿佛是个专家,阿德和志明静静地听她说着,都入了神。女孩告诉他们,她叫吴芸芸,她父亲是动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常年驻扎在湖边负责观察和看管丹顶鹤的活动。这两年,由于父亲的身体不好,芸芸大学毕业后便来协助父亲工作,同时也方便照顾父亲。

  以后的日子里,阿德和志明常常在湖边遇到芸芸。没几天,他们就与芸芸熟了。芸芸在闲暇时,带他们游览了湖区许多鲜为人知的景点,令二人眼界大开。

  不知不觉中,阿德和志明这两个单身小伙子都有些喜欢上了芸芸。而爽朗大方的芸芸也把他俩请到了她的家里做客——说是一个家,其实只是湖区中几间简单的木屋,但芸芸将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净又雅致。芸芸的父亲吴老伯见到阿德和志明,脸上洋溢出笑容,热情地招待了他们。

  此后的半个月里,阿德和志明丝毫也没有打道回府的意思。两人原本计划来湖区游玩一星期就回去,因为他们还要去省里参加对文体类教师的暑期培训。阿德之前向志明提议,在培训前再去别的景区玩一趟。然而自打到了湖区之后,阿德就再也没提过这茬,志明也没有任何异议,两人在湖区扎了根。白天,他们和芸芸一同到湖边,阿德画着画,芸芸呢,要么测量湖水的水温,要么给鹤群投洒防疫药品,志明则笨手笨脚地跟着她跑前跑后,却总会一不小心帮倒忙。和志明相比,能画能说、机灵风趣的阿德无疑更讨人喜欢。芸芸总是被阿德五颜六色的画板吸引过去,渐渐地疏远了志明。憨厚老实的志明看在眼里,也很知趣,自觉地创造阿德与芸芸单独相处的机会。于是,往后的时间里,志明不怎么到湖边去了,而是留在木屋,帮吴老伯干些杂活。

  吴老伯常常当着芸芸的面夸赞志明,芸芸却没什么反应。有一回,吴老伯跟芸芸提及她差不多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芸芸难为情地说:“爸爸,您身体不好,安心养病就是,我都这么大了,难道还不会处理自己的事情吗?”阿德听了这话,不禁感到心头暖呼呼的。他想,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芸芸喜欢的是他,而不是志明。恐怕吴老伯还不知道女儿的心意,要乱点鸳鸯谱哩!不过,阿德并不担心志明真会成为自己的情敌,因为他一直显得那么有自知之明,在芸芸面前从不多说一句话。

  眼看,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而湖区里也悄悄上演着一件令人期待的喜事:这一个月当中,有一对丹顶鹤在湖中心的石岛上做了一个窝!雌鹤已生下一枚蛋,开始孵化。

  眼下,已超过丹顶鹤最长为三十三天的鹤蛋孵化期,湖区里的每一个人都等待着小鹤的出生。然而,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那只蛋没有孵出小鹤。吴老伯和芸芸赶紧检查这枚鹤蛋,将它送到湖区另一端的研究所。经过精密仪器的检测,发现这是一只没有受精的蛋,是不可能孵出小鹤的。

  怀着失望的心情,吴老伯和芸芸只得清除掉这只“坏”蛋。然而,奇怪的事出现了——未孵化出小鹤的雌鹤,在失去了那只“坏蛋”之后,并没有离开湖中心的窝,而是继续不分昼夜地卧在那窝中,不肯离去。

  阿德和志明对出现这样的情况十分困惑,芸芸对他们解释,丹顶鹤是一种十分“专情”的鸟,一只丹顶鹤一生中只有一个伴侣,这种“一夫一妻”制本身就减少了丹顶鹤下蛋的概率,而丹顶鹤会万分地珍惜每一次孵蛋的机会。这只雌鹤在孵蛋失败之后,一下子还不能接受现实,便留在窝中,仍做出孵蛋的样子……

  阿德和志明听后唏嘘不已,没想到丹顶鹤竟会有这样高级的情感。芸芸忧心忡忡地说,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得尽快让雌鹤“清醒”过来,她和父亲打算去把鹤窝端走,这样就能强制雌鹤接受蛋已经不在的事实了。

  芸芸急急忙忙投入到工作中,阿德不禁感到有些冷清,便想与志明去附近的景点散散心,却见志明紧皱着眉头。

  阿德拍了拍志明,劝道:“你一个搞体育的,我一个搞美术的,对丹顶鹤的事实在帮不上什么忙,我想芸芸自己会处理好的。”志明无奈地点点头。

  然而,又过了两天,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只母鹤并没有配合湖区的工作人员,执意在窝中“孵蛋”。由于长时间处于孵化状态,食量减少,体能消耗过大,雌鹤昏迷了过去,生命岌岌可危。

  芸芸和父亲连忙将奄奄一息的雌鹤送往研究所……

  志明也想跟着去研究所,阿德却提醒他,今天必须动身回去了,省里培训的时间马上要到了。志明知道这事不能耽误,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湖区,赶回学校。

  芸芸和父亲还在研究所与同事们一起抢救雌鹤,阿德和志明动身前,芸芸还没有回木屋,两人没有去打搅芸芸的工作,只给她的手机发了告别的短信。阿德还特意将这些日子的写生作品中几幅比较满意的留在木屋里,送给芸芸父女俩。“等咱们的培训结束了,我就回来找芸芸!”阿德对志明说,“没准,今年你就能喝到我们的喜酒呢!”阿德对志明挤了挤眼睛,笑着说。志明听了,只是憨笑,没说什么。“你小子,不会嫉妒我吧!”阿德又说。“哪儿的话,不会的,不会的!”志明摆摆手。阿德跟志明一边打趣,一边往长途车站走去。

  就在长途汽车即将开动的时刻,芸芸一路小跑着赶了过来。“阿德!志明!”只见芸芸气喘吁吁地跑向车窗口,阿德和志明几乎同时探出脑袋。

  芸芸赶忙递给阿德和志明每人一个盒子。“先别打开……”芸芸按住了阿德的手。 “为什么?”阿德不解地问了一句。

  芸芸神秘一笑:“我信任你们,答应我,等下车之后再看自己的盒子。然后再告诉我你们是怎么理解这份礼物的……好不好?”阿德和志明你瞅瞅我,我瞧瞧你,正纳闷,车已经开动了。望着芸芸越来越远的身影,阿德心想,芸芸真是个有心计的女孩,准是在两个盒子里盛装了不同的礼物。可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呢?难道是想出道题考考我,也考考志明,谁答得好,就做谁的女朋友?

  • 下一章节:繁华落尽君辞去
  • 上一篇:蔡十七是个女流氓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