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 乡村的一切是有情的,温暖的

乡村的一切是有情的,温暖的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6-04-0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作家刘亮曾说:“文学写作,就是一场从实际出发,最终抵达故乡的漫长旅程。”孙继泉,就是这样一位从家乡出发,艰难行走,又从未离开这片土地的作家。

无论今往,故乡与作家的关系,都是隐秘而难舍的。故乡,是他们文学成长的酵母,是他们持续创作的永恒的营养源,是每个作家精神之河的神秘发祥地。正如孙继泉在《一个人的归属》中所说:“现在想一想,童年中印象最深的人事就是外婆,外婆所在的村庄,村庄里的树,寄居外婆家结识的伙伴……我总认为那是一个人的生命之源。我是这片土地的儿子,我的生命永远属于他”。他们一写乡村,一触到乡村的土地,河流,村庄,草木,布衣蔬食、抱朴含真的人,似乎就获得了一种天然的道德优越感。孙继泉就是本本色色的乡村人,他生于斯,长于斯,以自己的笔墨,临摹着属于这片土地的风物,让人们看到了他滚烫的故乡血液,真挚独具的故乡情缘。

偶然的机会看到他的散文集《从田野出发》,读后甚为感慨,不能释怀。一次与文友谈及这本集子的感受,他说:“你就这本散文集写篇评论吧。”回来后,我前后思量:评论,从未写过,我充其量是一个文学爱好者,而作者却早已是齐鲁大地乃至中国响当当的作家。从未想过,也不敢想,就像草原的树没有资格告诉路树,应该如何往下扎根、往上生长。这使我为难,因为文章,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难以捉摸。况且,作家与一般人而言,感受更灵敏一些,感情更细腻一些,感动更深刻……

作为乡土作家,穿梭于乡村与城市之间,在现代文明与农耕文明的博弈中,孙继泉的内心也是布满了纠结与牵缠,孤独与寂寞。正如他所说:“我是一个受惠于城市而又被城市紧紧牵掣的人”。在《县境<我和我在一起>》中:“程序”早已在旁边等着我。我得一点一点地情愿不情愿地输入它,然后按照它的“指令”来行动,不能有半点偏差。在完成内部装置的同时,外部还被不断地贴上一张又一张的标签--各种证件、证书,本簿又限定了我这台“机器”的性能……,这样,一个真实的我独特的我便消失了。在《带着朝露进城》中他这样形容自己:出了这座城,他就成黑的了,他拖着浊重的身躯,走得疲倦而又吃力”。他在““亦城亦乡”的不定漂泊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困惑与恍惚;在奔逐的人群与闪亮的霓虹灯里,他更深地体会了孤独;在美丽的玻璃帷幕明亮的反光中,看清了这个城市冷漠的质地。我看,乡村的一切是有情的,温暖的,它能带我们走出或冷漠或混乱或肮脏或匆忙或无知的津渡,找到源源不绝的生命之泉。

之于土地的热爱,是每个人的温情,作家更是概莫能外。写作,是他们的田野,他们背负着它,播种着,耕耘着,收获着,因着它走向生命的远方。之于孙继泉,田野的气息从未间断对他的氤氲,他也从未离开过田野的怀抱,一直在追寻着真实的自我。他感受过《林场深处》夜的黑,在黢黑的夜里他“努力释放别人和自己为他拧满的法条,回到原初”。他没有弄丢自己,“我们已经不知不觉将自己像一根人参续进了药酒里,在窖制一种新物质的同时失去了自己,而是苦于找不到还原的办法”。(《鲁南的月光》)如其说,我们不难窥见他在融入城市生活的进程中,心灵没有被名利污染,在获得了现代物质文明的同时找到了回归自我、拯救自我的办法。亦如《带着朝露进城》所说:“而今,我再也不会那么虚荣了。脚下有泥土,只会让我脚步更稳健,心里更踏实。我是从泥土地里走来的汉子,让我欣慰的是,在衣食无虞之后,我没有养尊处优、好吃懒做,使自己肚子凸起,两腮变宽,叫这座城市拥挤,而是像故乡田野里的一棵树,始终保持着生长的姿势”。“脚下有泥土”,他就是“插在地里的一张锨”“站在地里的一头牛”。(《村庄以外》)我看,在纷扰多彩的现实中,他早已拂去了蒙尘的外表,抓住了美丽单纯的内里,回到了自我心灵真正的明净,如“锨”,如“牛”。我在想,如果我们的心足够明净,还会发现太阳离我们很近,月亮离我们很近,可爱温暖的故乡始终在我们身边,不离不弃,他们都放着光明,照亮真实的我们,簇拥我们前行。

孙继泉常说,“花是树的语言”,我想,他是田野、是故乡的语言,以自我明净之心诠释着这片深厚而又温情的土地。我这样想着,仿佛听到某种欢跃欲歌的花盛放的声音,又如清风,拂面,掠过耳际,匝地,有声。

  • 下一章节:思恋蔓延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