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 雾雨落在脸上,和昨夜的月光一样的惬意

雾雨落在脸上,和昨夜的月光一样的惬意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6-06-23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我素喜峨嵋之灵秀,数次攀登皆有所获,但最难忘的,还是那次夜宿洪椿坪。

那年夏末秋初,我再次来到洪椿坪,天色渐晚,遂向寺中投宿。用过晚膳后,天性喜静的我烦于同室他人的吵闹,负手信步向寺后林中走去。

洪椿坪地处峨嵋半山,寺前寺后古木参天,翠峰环绕,景色十分秀丽。特别是寺庙前数十株洪椿古树,绿荫如盖,枝干优雅,游人每至于此,莫不叹此处风景之幽,令人心扉一清,烦恼尽去。

来到寺后林边一静处,正沉浸在欣赏对面天池峰秀色时,却听得几声佛经吟诵。起身循声寻去,只见在一石上端坐一青年和尚,闭目吟哦,旁若无人。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黑暗渐渐笼罩了山林。有人相伴,心中却也全无惧意,择石而坐,静听林中风吹秋叶,心中一片空茫。

过了大半个时辰,和尚功课做罢,欲取道回寺。上前搭讪相询,方知其为上海佛学院的学生,来洪椿坪挂单修习。我赶忙抖出自己那点可怜的佛学知识,虚心请教:“常闻西方四圣各有其所,山西五台山为文殊菩萨道场,四川之峨嵋为普贤菩萨道场,浙东普陀山为观世音菩萨道场,那一圣道场何在?”

和尚轻轻一笑,“那一圣是大势至菩萨,道场在安徽九华山。”

“多谢。又闻禅宗与密宗同为大乘教派所属,不知金刚乘何所属?”

“金刚乘因《金刚顶经》而名,实为密宗一别称。”和尚信口答来,却不愿与我再多说半句。我也明白自己太浅,没法与和尚谈佛学。但实在想与和尚交谈,所以只得如此搭话。

“施主别恼,请看天池峰顶。”和尚说。

我抬头一看,一片清光映入眼中,顿时感到身上一阵凉意。原来,此刻月亮出山,正斜挂在天池峰顶,一轮皓月,恰似一轮银盘,向着山峰、森林轻轻挥洒着冷冷的月光。四周一片寂静,万籁无声,更显得月光至清、至冷。

“听见了吗?”和尚似乎在自语。

“什么?”

“月光。”

“看见了,但没听见。”

和尚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施主继续听,对着月光用心去听。”

我无语,闭上了眼睛。四周更加寂静,风早停了,树叶也不再响。

我的脑海中开始时茫然无续,接着在凝思中又成空空一片。突然,一团淡淡的月光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渐渐凝聚,慢慢变成一轮皎洁的明月。顷刻,我似乎听见了一阵阵“沙沙沙”的声音,那么轻微,那么妙不可言。我屏住了呼吸,全心全意地去听、去想、去揣摩月光的冷清,去感受月光的声音。

“哗啦啦!”一阵树叶声大作,惊醒了如梦如幻中的我。只见树林中几条黑影一晃而过,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定住神细细一想,方悟出此处猴子甚多,莫不是受惊的猴子?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去。

翌日清晨,离开洪椿坪时未能再见到那个和尚。行走于林间,只感到一阵阵似雾似雨的清风吹来,林岚一片朦胧。知此为峨嵋十景之一,即“山行本无雨,空翠湿人衣”的“洪椿晓雨”。雾雨落在脸上,和昨夜的月光一样的惬意。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