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悠悠我心,沉吟至今

悠悠我心,沉吟至今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6-04-2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与一旁喧闹的淹城春秋乐园相比,淹城遗址静谧安然。也许它已经历太久,风雨抹平了高耸的城墙,岁月带走了斑斓的旗幌,唯有分布整齐的河道,一环套着一环,由内而外,分成子城、子城河,内城、内城河,外城、外城河,层次分明环环相扣,这种三城三河的筑城方式非常罕见。淹城的三道城墙均系用开挖护城河所出的泥土堆砌而成,江南富含黏性的泥土经夯实后不易坍塌,因此平地起筑层层堆高,宽城深河,蔚为壮观。

常州武进的淹城遗址是我国目前保存最完整的春秋遗迹,建于何时、何人所建均待考证,人们把它归于当地的人文始祖季札身上。这位延陵季子也确实配享淹城的盛名,那些脍炙人口的传说源远流长。常武地区在春秋时称为延陵,吴王梦寿想把王位传给贤名远扬的幼子季札,可季札以长幼有序而辞让。季札的三位兄长订下了兄终弟及的继承法,诸樊传给余祭,余祭传给夷昧,可当夷昧去世要传到季札时,季札避而不受。他离开吴都,到自己的封地延陵掘河筑城,远离政治的喧嚣,充实在礼乐声中以示淹留。也许淹城因此而来。

季札辞让后的吴国腥风血雨。夷昧的儿子僚继位,引起诸樊之子阖闾的不满,一把鱼肠剑拉开了争斗的序幕,专诸、要离冷血登场,伍员、孙武热情加盟,吴越春秋斑驳陆离。但季札已脱身事外,“终身不入吴”。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季子观乐、季子挂剑等片片浪花,他的谦恭礼让、仁德远见闪耀着智者的光芒。孔子以他为师,称之为圣人,并在季札去世后亲自撰写“十字碑”以示怀念。太史公更是赞美他“见微而知清浊”的高风亮节。

季子作为儒家代表人物,享有“南季北孔”的美誉,他对周乐的评价,成为我国最早的文艺评论。虽然今天我们已无法再听到看到近三千年前的编钟八佾,但这些乐曲用文字形式被另一位儒之大者孔子保留在《诗经》里,季子那勤而不怨、忧而不困、思而不惧、乐而不淫的评说,成为后人解读经典的基石。季子成了礼乐的化身,他身上体现的和谐、礼让、诚信、睿智等优秀品德,已成为整个民族的正能量,历久弥坚,长盛不衰。

孔子比季子小二十五岁,季子第一次北上鲁国观周乐时孔子尚幼年,还无法感受到他的魅力。季子六十多岁在齐国葬子,年近不惑的孔子带领学生拜见了季子,今山东莱芜还留有孔子观礼处石碑,那是两位先贤的忘年相会,也应该是唯一的一次。季子在九十二岁那年,亲赴陈国劝退了前来攻打的楚军,孔子在《春秋》中只写了三个字:“吴救陈”。但季子是永不入吴都的人,他不可能带着吴国的兵马,他完全是凭着人格魅力,以理说退楚军。可毕竟他年事已高,从陈国返回延陵后就与世长辞了。

季子后来的名声无法和孔子相比,主要原因还是季子立德,而孔子立德又立言。司马迁对伟大的先贤曾用过八个字: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淹城名人馆季札排名第一,苏州沧浪亭五百名贤祠季札排名第一,许多江南重镇都把季札列为第一先贤。因为有了他,江南的文明史和中原地区同步了,黄河、长江共同哺育了民族的成长。

沃野上遗留下几何形状的图腾,草色青青,水波静静,我们脚下的每一步都踩着数千年的热土,悠悠我心,沉吟至今。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